当前位置:
首页
> 资讯中心> 文化园地

行走苍山

发布日期:2022-09-21   信息来源:五分局   作者:彭鑫  字号:[ ]

早就听闻苍山是个好去处。

 到了大理,很容易就能看到苍山。因为苍山并不是一座独立的山头,它有大大小小十九座峰,十九峰围绕在大理古城四周,所以在大理古城的任何位置几乎都能望见苍山。十九峰环古城而为一,好不壮观。

 别人都说暮春是苍山的淡季,没什么看头。可苍山有看头,这是我对苍山先入为主的印象,不然苍山也不可能成为大理的明信片。所以第二天我们还是起了个早,乘车至苍山脚下,欲步行上山,登山之前,工作人员都会仔仔细细地检查我们的身里包内,看是否携带火种,确认无火种后才敢放人上山。

 工作人员里边有一个老大爷给我留下的印象极为深刻,初见他便能读出他过往的日子肯定不平凡:脸上是大理人一贯的黝黑,甚至更黑;双手满是老茧,是个将勤劳刻进骨子里的人;双臂布满了伤痕。他还主动介绍说他以前是苍山的护林员,每天的工作就是拿着扑火的工具,沿着步行道巡逻,预防紧急情况的发生。2006年的时候(大爷说到这里的时候声音几乎哽咽,情绪突然激昂,听得出来里面的伤感与自豪),山脚下工作人员失职,让一位游客携带火种上了山,后不慎引发大火,消防官兵、群众踊跃参与扑火行动,大爷就是冲在第一个的人。他还补充说,以前做护林员的时候,在山上巡逻,一天少说也要走20多公里的山路,现在老了,走不动了,上面就把他调下来卖门票,做火种安检。

 刚走上上山的阶梯,便感觉到这里跟其他景色并无相异之处:暮春之时,嫩绿的新芽渐渐变少,稀少的嫩绿已经装点不了这整座山的山脚。但我们一行并未因此对苍山失去兴趣,毕竟一座高山,它一时能拥有四季的景色,六月能烤出八月的葱郁,十月能吹出十二月的肃杀,我们相信苍山也应如此。

 这条步行登山道每隔一小段距离都布置有一个供游客歇脚的亭子。暮春的苍山上人很少,每个我们驻足停留的亭子都没有其他游客,一路上都是我们一行人嬉笑打闹的声音,不用顾及旁人,在大自然里率性地说话,率性地笑,这真的是一种久违了的极致体验。

 渐渐地,都忘了,忘了自己站得到底有多高,只是把脱了的衣服又穿上,穿上了衣服然后又脱掉。都说海拔每每上升气温也会随之下降。但苍山实在太大了,不管多高,只要太阳能照到的地方,就是热;太阳照不到的地方,就是冷。热得人想一步窜进树荫,冷得人想一步跳进阳光。

 再往上走,是一片松林,像是刚进去冬天,松子大多已经掉落,没掉落的就是呆呆地悬在枝头,摇摇欲坠。地上铺得满是一层一层的松叶,像是土层长出来的脂肪,松的,软的,厚厚的。松树几乎都是掉光了叶子,也不知道它们是不是在愁什么,是在愁春天没来还是愁冬天还没走,也许它们并不清楚山脚下春天早已经来了。它们总是这样,总是先体验冬的寒,后体验春的暖,总是要当够了秋的玩物,才能体验一下春的宠儿;即便如此,它们也是整个苍山最有生命力,最生长旺盛的植物了。有的松树已经枯死,可脚下那一粒粒松子,入春后又是一片新的松树,如此循环往复,生生不息……

 继续往上,这一处可以歇脚的亭子,旁边是一大片一大片的回民墓地,这片墓地只有死去的回族人民可以住进来,我想是因为回族人民生前守护着这座大山,在他们死后,大山也愿意庇护他们……墓地旁我们没作过久的停留,一群人一同出游,必然少不了交谈,交谈自然会打破这一份宁静,而保留这份宁静才是对这墓中魂灵的尊敬。

 也不知走了多久,上山的阶梯变成了向左右走的平道,平道两边是栅栏。因为再往上是还没开发的老林区,我们选了条稍长的道。六个人排成一列,像翻山越岭的军队,这时我便不由得想到了苍山守护神的故事:明代,朱元璋封傅友德为南征将军,欲征服大理,可就在三十万大军翻越苍山之际,竟被这美景所陶醉,产生了解甲归田之心,于是,一场战争就这样还没开始就结束了。大理人民就将苍山供奉为守护神,是苍山守护了这里。所以这里的人们也世世代代守护着苍山。

 走完了栈道,也尽数领略了这苍山的美景,或许说这样表达并不准确。苍山十九峰如此宏伟,更甚者可以说此次看苍山犹管中窥豹,站在栈道上无论如何也是看不完这十九峰的全貌的,不过这苍山一角也足以震撼我们的内心。

 下了苍山,差不多也到了离开大理的时候了。





【打印】 【关闭】
浏览次数: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